杭州喝茶上课微信群

Admin/ 17 9 月, 2021/ 上海干磨店一览表/ 0 comments

唪!
  一柄巨大的血刃沖天而起,蘊含著十萬血煞的強大力量分部開來,迅速化作血煞天幕,將襲下的汪洋威能給擋在上方。
  “你……”
  靈玉瑤一愣,旋即略帶怪責道:“你這一跑出來,我所做的一切豈不是白費了……”
  “沒有白費,剩下的交給我,辛苦你了。”上海說完,將靈玉瑤拉了回來,擋在了身後。
  位於後方,欲要幫忙的靈玉瑤剛踏出一步,嬌軀晃動,差點倒下,最後還是只能作罷,看著眼前這副堅實的後背,不知為何她心底生起了安然的感覺,恍惚間這道背影漸漸化為了一個熟悉的人影。
  “爹……”
  靈玉瑤朱唇微啟,眼眶含淚,兒時的記憶油然浮現在眼前,那時她還很小,誤入荒野中,差點被野獸吞食,但在千鈞一發的關鍵時刻,一道厚實的背影擋在了她的面前,那就是她的生父,一名普通的獵戶。
  此情此景,與幼年時刻是何等的相像,只不過換成了另一個人,但是這一份感動和安然卻沒有變過,依舊存於她的內心深處,只是現在已經寄託在了眼前的年輕男子身上。
  方才的一切,是否值得?
  如果之前詢問的話,靈玉瑤無法確定,但是此時此刻她卻很肯定,這是值得的,哪怕是付出生命的代價她也願意,因為她找到了昔年的觸動,那一顆冰冷的心已經活過來了。
  “上海,你終於出來了,龜縮在一個女人的背後,我真替你感到羞恥。也罷,反正你已經出來了,本聖徒就先斷掉你的根基,讓你徹底成為一個廢人。”天一聖徒冷笑不已,目光死死的盯著上海,磅礴的汪洋威能壓製而下。
  十萬血煞凝聚的光幕,不斷被凝縮,搖晃越來越厲害,彷彿隨時都有可能要破碎一樣。
  上海面露凝重,不斷的催動威能,但卻還是無法抵禦,二者的實力相差了整整一個境界,而蒼穹大道所化的七訣之一的“怒訣”早已施展過了,如今無法再施展第二次。
  “別白費力氣了,你我實力相差了整整一個境界,本聖徒要碾殺你只不過是抬手之間的事罷了,還是乖乖束手就擒,讓本聖徒廢掉你的根基,以免多吃苦頭為好。”天一聖徒俯著上海。
  “廢我根基?就憑你?”上海沉聲道。
  “還跟本聖徒傲氣,若不是三大聖地之主要活抓你,本聖徒早就碾殺你了。沒錯,你倒是有點傲氣的資本,以靈聖巔峰就能對抗天道境界的高人,算是不錯的了,但本聖徒可不是那些廢物,好好感受一下吧,天道境界的真正可怕之處。”天一聖徒隨手蓋壓而下,滔天威能滾盪,汪洋之勢更加恐怖了。
  十萬血煞紛紛被碾碎,上海的體魄劇烈顫動,已然快支撐不下去了,這是天地之威,非人力所能匹敵。
  天一聖徒確實不會殺他,但卻會折磨和辱虐他,殺一個人簡單,但卻沒什麼比讓對方面臨絕望而無法死去更為舒爽的了,天一聖徒最喜歡這種做法,特別是對那些強而有力的對手,他更喜歡這麼做。
  而上海,這個靈聖巔峰實力就擁有這般可怕能耐的對手,讓天一聖徒興奮無比,因為對方的資質和能耐遠超當初的他,這是他所不能容忍的,所以他要肆虐這樣的對手,然後將之毀掉。
  有什麼能夠比得上毀掉一個比自己更有前途的年輕高手,更有快意的事?
  天一聖徒冷笑的扭轉著手掌,汪洋之勢不斷的碾壓著十萬血煞,他要先摧毀這些東西,然後再一步步的折磨上海。
  血煞不斷被破除,威壓越來越恐怖,上海倒是不懼,以他的體魄完全能夠承受這股威壓。
  陡然!
  身後傳來一陣異動,喪失了所有威能的靈玉瑤難以抵禦,俏顏慘白無血色,嬌軀微微顫抖,整個人一副搖搖欲墜的模樣。
  “靈玉瑤?”
  天一聖徒目光閃過一抹異色,“都忘了她的存在了,這個賤女人竟不顧一切的庇佑你,看來她喜歡上了你。嘿嘿,好,我就先殺了她,讓你看看喜歡自己的女人是如何死在你自己面前的。”
  話音一落,磅礴的汪洋之勢扭轉,朝著靈玉瑤轟殺而去,這股恐怖的威能飽含著天地之威,縱使是恢復全盛時期實力的她都無法抵禦,更別說此刻她已耗盡威能。
  不好……
  上海臉色一變,猛然轉過身,雙臂一把將她抱起。
  即將被震得昏厥過去的靈玉瑤一怔,已被納入了懷裡,那股男人的氣息令她禁不住有些異樣的迷醉。
  轟……
  恐怖的汪洋之勢轟在上海身上,痛苦令他的五官幾近扭曲,但卻被他咬牙承受了下來,不過天一聖徒沒有殺他,而是臨時收回了大部分的威能,縱使只有一小部分,也轟得他皮開肉綻。
  靈玉瑤雖看不到背後的情景,但卻看到上海肩膀碎裂,大量的鮮血橫流而出,而待於懷中的她卻沒收到絲毫的損傷,這一幕令她的心砰然一跳,美目中閃爍著晶瑩。
  “你竟為了護她,甘願受轟殺……”天一聖徒嘴角抽搐了一下,“好!你要保護她是吧?看你能承受多少擊。”
  “差不多了!”
  上海鬆開了手,緩緩轉過身,目光漠然。
  不知為何,天一聖徒感覺到上海的目光充滿了藐視,這種藐視就像是在看一個死人一樣,這種感覺令他頗為不舒服,因為向來都是他用這種眼神去看別人,從未被別人這麼看過。
  這是一種羞辱,無言的羞辱,天一聖徒不能忍受,而且他隱隱間感覺到了莫名的危險氣息,而這股氣息是從上海身上散發出來的,雖然他不知為何會這樣,但這種感覺很不妙。
  “他必須得死……”直覺告訴天一聖徒,上海不能活著,不然就麻煩了,而且還得盡快斬殺對方。
  能夠成為天一聖地的聖徒,他的手段不但狠辣決絕,而且在關鍵時刻從不拖泥帶水,念頭已萌生,他雙手迅速揮動,嘩嘩……一聲接一聲的驚濤駭浪聲從他體內傳出。
  虛空幻化出了滔天汪洋,層層疊疊,一共有九層之多,每一層都蘊含著恐怖的汪洋力量,水至柔也能至剛,達到天道境界後,能夠調用水的本源力量,一方水蘊含一鈞之力,而這九層汪洋蘊含的力量已達到了九千萬鈞,這股力量足以壓垮方圓三千里內的一切了。
  “你要殺了他?”天一聖女驚道:“快停手,你會殺了他的。”
  天一聖徒充耳不聞,繼續施加威能。
  九層汪洋已凝聚而成,大地底下,萬千暗流湧動,紛紛被抽出,化作水的本源力量,注入到了九層汪洋內,此刻的虛空早已化為了虛無,這是無法匹敵的力量。
  “去死吧。”
  天一聖徒揮手。
  九層汪洋的力量打了下來,這是足以殞滅一方地域的恐怖力量,縱使位於三千里外的山川,都被這股力量散發出來的餘波給夷為平地。
  大地浮沉!
  驚濤駭浪蘊含著吞滅天地的威力,朝著上海席捲而來,眼看著二人都要葬身於這股恐怖的力量下了。
  “是你死,不是我……”上海神色淡然的吐出這句話,微微抬起手,彷彿神之手般。
  轟……
  蒼穹劇烈顫動,黑金色光芒從天際處伸延而出,迅速朝著四邊蔓延,蒼穹被徹底籠罩在裡面,延伸而來的黑金光芒蘊含著無上之威,一種獨特的大道之勢劃破了天際。
  那是一柄劍刃。
  通體血紅,但卻又泛著層層懾人心魄的烏光,內裡有著磅礴的靈性在流轉著,散發出來的大道氣息和驚人靈性,震動九天雲霄,密密麻麻的驚雷魄電橫生,打在劍刃中央。
  那是天地所生的驚雷與神電,彷彿欲要阻止這柄劍刃一般,但卻是無法將之擊穿,只能在上方留下了一道道的雷電紋路。
  恐怖的大道氣息浮現,劍刃發出震天嗡鳴,密布的驚雷,直接撕碎了虛空中的驚濤駭浪。
  “這是……”
  “是一件半道器,好像才剛煉製而成,是誰有這份能耐,竟能煉製出半道器來?它的靈性好可怕,這不是一般的半道器,是一件封入了道靈的半道器,應該說是準道器……”
  天一聖女俏顏微變,“快避開,這是一件準道器。”同時驅使著碧水龍龜衝上前阻止,遠古荒獸駕馭著漫天碧波,狠狠與劍刃撞在了一起,二者爆發出了恐怖的聲勢。
  轟……
  碧水龍龜堅硬的甲殼上出現了一道裂痕,天一聖女心驚不已,再看那柄劍刃,靈性更加強橫了,隨之斬下,虛空徹底被斬碎了,就連里面凝聚的虛空風暴也被斬成了兩半。
  “快躲開……”天一聖女嬌聲一喝,譽要阻止,但卻因為被震開而錯過了最佳的時機。
  呲……
  劍刃穿過了層層驚濤,帶著勢如破竹之勢,越是靠近上海,它的嗡鳴就越大,激盪出的靈性就越強,二者之間竟產生了強烈的血脈聯繫,就像是天生就是一體似的。
  “好強的半道器……”
  靈玉瑤心中大震,雖然相隔還有一段距離,但她卻是能夠感受到這柄劍刃的強大,曾擁有過“五蔚雲霞”的她很清楚,這件半道器的威力,遠遠超越了“五蔚雲霞”。
  啪嗒!
  劍刃落入上海手裡的剎那,天地頓時為之變色。
  昏暗的天幕,變得烏沉沉的,整片天地的大道徹底被抽空了,所有一切都彷彿陷入了虛無中一般。
  沒有強大的聲勢,沒有恐怖的聲威,天地之間,彷彿僅僅存在著這一人一劍刃,他們就是這天地間唯一的存在。
  轟殺而來的驚濤駭浪被凍結了,無法轟入上海周身百丈範圍內,連撼動都頗為困難,天一聖徒不斷的催動著威能,但上海卻如同定海神針般,沒有被撼動的跡象。
  “滅!”
  上海一劍斬出。
  天地幻滅了,虛空中的大道恢復如初,而那漫天的驚濤駭浪頓時被斬成了兩半,連大道之勢都被斬開了,天一聖女與靈玉瑤二女嬌軀紛紛為之一顫,震驚的看著眼前一幕。
  而位於天地中的天一聖徒,根本無法擋住這股恐怖的力量,眼珠瞪大,神色中充滿了懊悔和不甘,但他卻做不了什麼,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身軀迅速化為塵埃消逝……

Share this Post

Leave a Comment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

*
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