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庆本地品茶

Admin/ 17 9 月, 2021/ 上海干磨店一览表/ 0 comments

等待了許久,那件東西終於煉製成功了,而方才傳來消息的是炎炫,由於其主動通過主僕印記傳達消息,上海終於知道自己所在的方位了,距離極境之地大約有三十萬里左右。
  剎那!
  他感到體內生出了一種莫名的熟悉感,這種感覺就像是同源而生,自身軀體的一部分在遙遠的地方呼應自己,他第一次遇到這種感覺,在那股強烈的呼應下,體內的血液都要沸騰了。
  這不僅是身體,還有來自魂魄的召喚,縱使相隔三十萬里之遙,但上海還是能感受到發出呼喚之物蘊含的恐怖力量。
  “能不能送我回極境之地?”上海詢問道,此刻他的傷勢還未完全復原,至少得等半個時辰左右,五臟才能完全恢復,若是靠自己飛掠的話,不但耗時耗力,還可能加重傷勢。
  “可以!”北境聖女微微頷首。
  “謝謝!”
  “那我們算是朋友了嗎?”北境聖女遲疑了一下,不由問道。
  “這……”
  上海頓時一陣語塞,不知該如何回答這個問題,二人的關係一直處於亦敵亦友的狀態,甚至還曾經生死相拼過,但又互相救過對方一次,這令二人的關係始終無法明確。
  最關鍵的是,北境聖女不是個簡單的女人,所以他不知該如何回答。
  “我明白了。”
  北境聖女美目中透出一絲落寞,令原本就絕美的姿容,增添了些許莫名的淒美的感覺。
  不知為何,看到北境聖女這副神情,上海的腦海不由浮現出了潛藏在識海中的那一段記憶,那個無憂無慮的小女孩,天真活潑,雖生活困苦,但有一對愛她的父母和家人。
  那是北境聖女封存在最深處的記憶,是最為真實和触動人心的,那是她最真的一面,此刻這一面竟出現了,而卻因為一句話,卻被他給扼殺,若是如此的話,北境聖女今生都再也難以恢復本性。
  “我們現在不是死敵,對嗎?”上海開口說道。
  “死敵?”北境聖女微微錯愕,旋即神色複雜的看了他一眼,輕輕頷首,雖然曾經二人都想要置對方於死地,但此刻她卻沒有這樣的想法,或許以後都不可能有了。
  “既然不是死敵,那就應該是朋友了。”上海微微一笑。
  “朋友……”
  北境聖女一怔,神情頓時有些恍惚,待到反應過來後,美目透著一絲莫名的激動。
  對於北境聖女此刻的心情,上海能夠理解,雖然她貴為北境聖地的傳人,無論是身份還是地位都極為崇高,但卻無人能夠理解她榮光背後的悲哀,沒有朋友,一個都沒有,再加上悲慘的童年,以至於她性格陷入了極端漠然之中,對一切都漠視。
  但是!
  北境聖女並不希望自己如此,可又由於自身身份使然,以至於她徘徊兩者之間。
  一位朋友,對於常人來說,並不難尋。
  但對北境聖女來說,卻是一生難得一遇,甚至可能一輩子都遇不到,所以對於朋友,她內心排斥,但又渴望擁有。
  片刻後,北境聖女恢復了原本的神色,“走吧,我送你到極境之地。”
  “嗯!”
  上海迅速催動自身威能,運轉藥力恢復傷勢。
  現在的他必須得盡快恢復過來,因為他不知接下來會遭遇到什麼事,甚至有可能遇到尊者也說不定,多恢復一些,就多一點生存機率。
  不知為何,他總感到事情有些不大對勁。
  從頭將所有事回想了一下,從隨天識尊者離開極境之地,還未走遠就遭遇到了四位尊者聯手設伏,或許可以說是因為龍陽尊者分身被殞滅,所以找來火烈尊者等人。
  但是!
  上海總感到太過於巧合了。
  而且,龍陽尊者等人就有把握能夠擊殺天識尊者麼?
  要知道尊者這等層次,可不是那麼輕易滅殺的,更何況天識尊者這等能夠以一敵三的強絕人物。
  龍陽尊者等人能夠修到這等層次,也不是一時衝動的人物,如果沒有絕對的把握,他們是不會貿然動手的。
  更何況!
  天識尊者乃是南荒霸主萬罡殿的大人物,這等身份的人物一死,萬罡殿會罷休麼?
  除非萬罡殿出事了……
  上海心臟猛然抽搐了一下,雖然這是他的猜測,但總感覺很有這個可能,不過他還是希望不要出現這種事,不然天識尊者可能就危險了。
  “你可知道最近南荒發生了什麼事?”上海睜開眼睛問道。
  “南荒?你是想詢問萬罡殿之事吧?”北境聖女轉回過頭。
  “嗯!”
  “南荒並沒什麼大事發生,萬罡殿依舊如初,並沒傳出任何出事的消息。你無需擔心,萬罡殿從萬古時代之後就已經雄霸南荒,不知存在多少萬年了,底蘊深厚無比,極少會出現意外。”北境聖女說道。
  她早已了解到,上海與天識尊者關係匪淺,或許可能是對方的故人之後,所以才會對其多加照顧。
  “那就好!”上海鬆了一口氣。
  只要南荒萬罡殿不出事,縱使四位尊者截殺天識尊者,就算有把握,他們也不敢公然下殺手。
  層次相差太遠,上海有心幫忙,卻是沒多少力量,所以他才選擇有多遠走多遠,一旦被捲入尊者之戰,不但幫不上天識尊者的忙,甚至還會令對方無法放開手腳一戰。
  “希望天識尊者不要出意外。”上海默默心道。
  如果天識尊者真的出了意外,這筆賬他會記住,等到有一天達到神道境界,成為一方大人物的時候,他定會殺上東荒三大聖地,將火烈尊者等人的頭顱帶回來,祭奠天識尊者。
  驀然!
  半道器“五蔚雲霞”劇烈晃動了起來,北境聖女俏顏微變。
  “出什麼事了?”上海問道。
  “他們來了……天一聖徒和聖女不知施展了什麼秘法,找到了我們的位置,碧水龍龜剛穿梭入虛空,差點撞上‘五蔚雲霞’。”北境聖女柳眉緊顰,神色顯得有些凝重。
  上海神色微變,沒想到這天一聖徒和聖女竟能在虛空中找到自己的方位,一路被追剿,他的胸膛早已憋著一團怒火,從在萬毒聖地遺跡遇到這二人開始,就沒有過好事,上一次襲殺的仇還沒報,這一次又接二連三的來,還真當自己是軟柿子來捏了。
  “受損情況如何?”上海沉聲道。
  “上次‘五蔚雲霞’尚未完全修復,只是進行了一下修補,功用早已損毀大半,唯獨只有穿梭空間之能尚存,以‘五蔚雲霞’如今的程度,無法支撐太久……”北境聖女說道。
  “能不能幫我拖延一個時辰?”上海深吸了一口氣道。
  “一個時辰?”
  “只要一個時辰,我就有辦法對付他們二人。”上海的目光透出堅定和不容置疑之色。
  北境聖女實力依舊在靈聖巔峰,相比起資質,她和天一聖徒與聖女二人相差不大,但兩者的實力卻相差了整整一個境界,縱使半道器“五蔚雲霞”完好無損,她也只能牽制其中一人而已。
  如今“五蔚雲霞”受損嚴重,讓她前去對付天一聖徒和聖女二人,根本是強人所難。
  “行!我嘗試爭取一下。”北境聖女應聲道。
  仙姿飄然而起,只見她眉心綻放開來,五色靈識注入到了“五蔚雲霞”內,婀娜多姿的身段,完全融入到了整件半道器中,很顯然她施展了一種特殊的秘術,將自身的心神與半道器完全融合在一起。
  這種秘術有好處也有壞處,好處是能夠發揮出半道器更強的威力,並讓操控更加由心,達到念動而器動的程度,但壞處也很明顯,化身入半道器內,等於此物就是自身的一部分了。
  遇到實力低的對手還好,若是遇到強大的對手,一旦半道器破損,連同操縱者也會隨之受到損傷,甚至可能會危及性命。
  北境聖女此舉,無疑是告訴上海,她相信他。
  一個時辰!
  對上海來說,這還是他估算中最短的,預計至少得需要一個半時辰左右,只不過現在不容他想那麼多了。
  “我的身體已經恢復了大約五成,五臟的破損也修復了,倒是無需太過擔心軀體的損傷,先減緩一下傷勢恢復,催動它迅速趕來才行……”上海做了一個深呼吸,吐出一口濁氣,然後將心神全部投入到了識海中,加強了與那件東西的聯繫。
  由於聯繫加強,靈識的損耗加大了數倍,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消耗著,這對上海的心神來說,是極大的考驗,但是此刻他顧不上太多了,哪怕耗盡靈識也必須得盡快催動那件東西盡快趕來。
  “北境聖女?哈哈,本聖徒還以為是誰呢,原來真是你做的。”天一聖徒狂笑道。
  “我等千辛萬苦耗時耗力,就要擒獲此子了,而你卻將人擄走,北境聖女,你這做法似乎有些欠妥,將人交出來吧,念在兩座聖地的交情上,我們不為難你便是了。”天一聖女也開口了。
  “人乃是我所擒,憑什麼交予你們?”北境聖女一口回絕。
  “憑什麼?”
  “你身為北境聖女,應該清楚此子的重要性,我們東荒三大聖地同氣連枝,此子被你所擒倒也一樣,反正遲早要交上去,由三大聖地的三位聖地之主來定奪,無論是交到何處都一樣。”天一聖女打斷了聖徒的話,款款說道,聲音優柔無比,如一幽清泉般,令人聽了心中舒暢不已。
  “既然如此,你們為何還擋我回北境聖地的路?”北境聖女說道,語氣有些嗔怒。
  “你恐怕弄錯了,這個方向並非是回北境聖地的路。”
  天一聖女柔柔說道:“如果我猜得沒錯的話,這是前往極境之地的,你是打算將他送回去是吧?據說極境之地中的五行族和妖族出了些事,埋藏萬古的祖城呈現,並且他們還進入了,上海此子與此事有著莫大的關係,所以三大聖地下令,無論付出何種代價,都要將之擒拿。”
  就在天一聖女話音剛落之際,一陣劇烈的震響傳來,“五蔚雲霞”被可怕的巨力撞了出去,在虛空內翻騰了起來,原本光潔的表面,被洞穿了一個大坑。
  而心神附加在裡面的北境聖女,頓時被震了出來,嬌軀微微一晃,柳眉緊顰,顯然受了重創。
  “你們……”
  “三位聖地之主已下令,並特別交代過我們,說你可能會有異心,所以若是擒拿此子過程你出手阻攔,我們可以出手將你斬殺。”

Share this Post

Leave a Comment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

*
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