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上海SV

Admin/ 17 9 月, 2021/ 上海干磨店一览表/ 0 comments

天一聖徒等人臉色陡然一變,萬萬沒料到上海被眾人圍攏之下,竟還如此張狂,出手轟殺天一聖地的人。
  “敢殺李師弟,你這是找死。”
  “我要為李師弟報仇,拿命來。”
  “將他碎屍萬段。”
  天一聖地的年輕高手們勃然大怒,有的眼珠都瞪紅了,紛紛凝聚大術轟殺而出,這些人在天一聖地中,都是屬於同輩中的佼佼者,比起天一聖徒也就差上一籌而已。
  各種大術橫生,交錯在虛空中。
  一名高瘦的男弟子抬手一指,千萬銳利的光束橫空而出,交織成巨大的天羅地網,恐怖的威能直接切碎了虛空,百里範圍皆被這一道可怕的巨網籠罩。
  另一名女弟子連連打出印訣,各色火光凝聚,匯集成一隻巨大的火焰神鳥,這只神鳥如同活物一樣,騰空而起,沒揮舞一下翅膀,就扇出令人心悸灼熱,三色火焰瑩瑩流轉,這並非是凡火,而是由三種靈火凝聚而成,威力更加可怕,神鳥飛掠所過之處,大地燃起了熊熊火焰。
  有的取出了大器,橫空一震,打向了上海,而有的凝聚某種可怕的秘法,然後吐出一滴無物不融的精血,滾滾而動,將虛空全部捲入其中,就連大山都被其吞入。
  各種大術和大器轟出,可怕的威能早已震碎了數百里虛空,內中蘊含之物全部被碾碎。
  噗……
  上海忍不住吐出一大口血,神情當即萎靡了下來。
  “他果然受傷了,而且傷勢還不輕……”臨天聖徒瞳孔微微一縮,目光透出一絲森森的殺意,通體泛起的金芒變得強烈起來,強大的熱力不斷流轉,他赫然已經有了動手的打算。
  陡然!
  身軀微微搖晃的上海,緩緩抬起頭,雖然神情萎靡,面無血色,嘴角掛著一縷鮮血,但眼中卻透出了無比的堅毅,他一步跨出,腿部有些發抖,但在踏下去的剎那,卻是異常堅決。
  “殺!”
  上海低喝出聲,人已橫移出了萬丈外,抬手一拳轟出,直接打碎了那張交織而來的可怕巨網,而那名釋放出大術的天一聖地高手,當場被震殺。
  強猛無比的體魄之威徹底展露,告訴了眾人,什麼叫做體魄的可怕。
  眼前一幕,看得天一聖徒和聖女面露愕然。
  就連原本打算出手的臨天聖徒,都不由稍稍收斂了運轉周身的威能,他看得出來,上海受傷極重,並非是外傷,而是那種足以致命的內傷,但是對方卻依舊能發揮出這般可怕的力量。
  如果自己處身於他這等狀態,還能發揮出這般強大的力量嗎?
  臨天聖徒搖了搖頭,別說發揮出力量了,能否站著還是未知數,困獸猶鬥,更何況是瀕臨死境的強者。
  上海一指點出,九道本體極威煥發而出,九道身影浮現,變得越加清晰了,而蘊含在一起的威力更是遠超以往,直接一指點碎那隻火焰神鳥,連同那名女弟子都被滅殺了。
  一步接一步的橫跨,上海那如同瞬移般的古怪之法,令人心悸不已,更可怕的是他的體魄,每一擊之下,都會轟滅一項大術,甚至連施術者本身都被當場殞滅。
  而每打出一擊,上海就吐出一大口血,神情越加萎靡,連眼神也漸漸迷離起來,身軀搖晃得越來越厲害,給人感覺再踏出一步就要倒下一樣,但是他卻沒有倒下,每一次顫巍巍的抬腿,落腳之下又極為堅決有力。
  天一聖徒和聖女二人神色陰晴不定,一時之間拿捏不定。
  轟!
  最後一名天一聖地的高手被一拳轟碎,連拳頭都未收回上海就從高空直直墜落而下,但是他卻沒有倒下,而是雙腿狠狠的踏入地底,如同木樁般挺挺的站立著。
  噗……
  這一次吐出的血更多了,其中還夾雜著精血,甚至還有一些五臟的碎末在裡面。
  明眼人都看得出來,上海受傷極為嚴重。
  機會來了!
  三位聖地傳人已經開始動手了,當空掠下,帶動著各自的大道之勢,引動強盛的天地之威,三人雖是各自出手,但每一個人蘊含的氣勢極為恐怖,一舉一動之間蘊含著大道的威壓。
  而且,這三人出手是絲毫不留情,直接下殺手。
  轟……
  萬丈金芒拂照而下,蘊含著萬千的烈日之威,方圓千里內都被這灼熱的金芒籠罩了,這是天地之威中烈日力量,擁有著足以焚滅萬物的威能,熊熊晶焰席捲而下。
  臨天聖徒雖沒全力出手,但也差不多了,這一招他曾用來滅殺過兩位同境界的高人。
  天一聖徒和聖女二人周身蕩起了粼粼波光,道道神韻在上方流轉,赫然兩人都修煉的是同一種功法,而所修的都是水屬道韻,隨著這些神韻浮現,虛空化為了漫天碧波。
  在輕柔的碧波中,湧動著恐怖的狂濤,這是天地之威中的浩洋力量,達到極致能夠調動無盡汪洋之力,雖然二人還達不到這般程度,但聯手發揮出來的力量和聲勢遠超臨天聖徒。
  千鈞一發之際!
  虛空激盪出一道莫名的烏光,瞬間將位於下方的上海給吞了下去,然後穿梭入虛空內。
  “半道器……”
  “有人出手救了那小子。”
  “是誰呢?竟寧願讓半道器受損也要救下那小子,來者似乎擔心被我們看穿身份特意將半道器遮掩了。”
  “能夠持有半道器的,東荒之中並不多,而那些無一不是達到大人物層次的。像大人物這等層次,根本就無需用半道器,縱使不露面,要援救那小子也並非是難事。”
  “所以此人可能實力沒達到大人物層次……”
  三位聖地傳人心中紛紛揣測,他們畢竟是兩大聖地的傳人,無論是天資還是靈智都遠超常人,很快就捕抓到了一些端倪。
  “無論是何人,以半道器穿梭虛空,應該跑不遠。”
  “嗯!不能讓此子逃了,此人才靈聖巔峰的實力,就擁有著撼動天道境界高人的可怕能耐,就連三位天道境高人都被其碾殺,若讓他成長起來,今後對我等絕不是什麼好事。”
  “那三個傢伙?不過是廢物罷了,也只是勉強用靈物堆到那等境界的,像這樣的傢伙,別說三個,就算來十個,本聖徒也能將他們碾殺。”天一聖徒面露不屑。
  “不說這麼多了,我們分頭追。”
  三名聖地傳人,迅速分開,天一聖徒和聖女駕馭著碧水龍龜離開,而臨天聖徒則駕著神蛟而行。
  ……
  虛無漆黑的空間內,一道柔和的力量打在背部,上海迷茫的視線恢復了些許,當看到站於面前的絕代佳人的時候,不由微微一怔。
  一身霓裳仙衣下,仙膚玉體若隱若現,曼妙的風姿以及獨特的氣質,令人不難辨出此女——北境聖女。
  “為何救我?”上海目光略帶複雜。
  “之前你救過我一次,我欠你一條命,我不喜歡欠人東西,所以這一次還給你,我們兩清了。”北境聖女依舊白紗遮面,周身被五色霞雲籠罩,令人難以看出她的神情如何。
  “原來如此,不管怎麼說,這次多謝你相助了。”上海點了點頭,此刻他的傷勢極重,隨後取出了一顆丹藥,就要當場服下去。
  “你體魄特殊,此物難以快速恢復你的身體,這顆靈丹你服下去。”
  北境聖女出言阻止,並取出了一枚如同珠玉般圓潤的丹藥,這顆丹藥外表上佈滿了密密麻麻的紋路,道道獨特的神韻在上方來迴旋繞,澎湃而柔和的藥力不時溢出。
  哪怕是不識貨者,一眼都能辨認出此靈丹不同凡響。
  “我欠你一個人情。”
  上海說完,接了過來,他並非矯情之人,此刻正需要盡快恢復,所以倒也沒有推脫,等以後有機會再還這份人情。
  北境聖女沒說什麼。
  在將這顆靈丹收入手裡的時候,上海感覺到這顆丹藥竟有極強的靈性,不斷掙扎著想要掙脫而去,比起昔日從寶光道人手裡獲得的避毒靈丹還要強上不少,他頓時意識到這並非是一般的靈丹。
  塞入嘴里後,上海雙唇微闔,霎時便感覺到澎湃的藥力衝入體內,身上的淤血在這股藥力的沖刷下,迅速恢復著,而五臟損傷之處,也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。
  只是吞服入肚片刻,上海體內的傷勢已經恢復了三成了,而且藥力還未完全化掉,若再給他一點時間的話,完全恢復過來並不是什麼難事。
  此刻他渾身舒暢不已,體內的傷勢在緩緩恢復著,那些傷口發出陣陣酥麻的溫熱,沒有絲毫疼痛,這靈丹的效果有些超乎他的意料,顯然不是一般之物,頓時意識到自己可能欠了一份不小的人情。
  “這是什麼靈丹?”上海開口問道。
  “白骨生肉丹!”
  “白骨生肉丹……”
  上海面露驚愕,雖然他沒見識過,但也聽說過,那可是極品靈丹,僅次於神丹的程度了,這類型的丹藥擁有著強大的效果,哪怕是對大人物都有著不小的療效。
  據說能夠達到白骨生肉的程度,但那也只是傳聞而已,實際效果沒有這麼可怕,但恢復傷勢的效果卻是極佳,乃是修煉者夢寐以求的極品靈丹,隨身攜帶一顆,關鍵時刻甚至能夠保住自身性命。
  但是!
  這種極品丹藥在萬古歲月之後,煉製之法就已失傳了,唯一能夠找尋的只有那些宗派遺跡,偶爾會有一些留存,但是數量卻是少得可憐,每一顆都無比的珍貴。
  上海心中苦笑,這個人情還真是欠大了。
  “現在輪到你欠我了。”北境聖女說道,雖看不到她的神情,但卻感覺到她的聲音帶著一絲莫名的愉悅。
  “好吧!你有什麼條件?或許需要之物?我以後為你尋來。”上海頗為無奈道。
  “為我尋來麼?”北境聖女靈動的鳳目閃爍著一絲異芒,旋即開口說道:“行,我需要一件道器。”
  “道器?”上海一怔。
  “怎麼?你的命不值一件道器麼?算了,我也不為難你,如果你能幫我想辦法將‘五蔚雲霞’修復的話,這份人情就算還完了。”
  “修復‘五蔚雲霞’?如果是這樣的話,我倒是幫得上忙。”
  “哦?”
  “我認識一位煉器大師,他倒是可以嘗試一下。”
  “煉器大師?”
  北境聖女無奈一笑道:“‘五蔚雲霞’破損極為厲害,一般的煉器大師根本就無法修復,罷了,以後再想其他辦法吧。”
  上海沒再說什麼,靜心恢復起傷勢,就在他剛沉心下來的時候,識海傳來一道熟悉的訊息,察覺到這一絲訊息,眸光頓時閃動。

Share this Post

Leave a Comment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

*
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