杭州”品茶”上课群

Admin/ 16 9 月, 2021/ 上海干磨店一览表/ 0 comments

金聖城南面萬里之外,山巒迭連,巍峨險峻的山峰不計其數,奇石暴瀑更是繁多。
  一路上,焰長老始終沉著臉,一聲不吭。
  上海也沒去詢問過多,以免自討沒趣,至於聖殿為何會找自己,他倒是沒有多想,反正到了就知道了,就算聖殿不來找,他也會想方設法的找到聖殿藏身之處,然後前往一趟。
  從妖聖時代就傳承下來的聖殿,肯定會有一些關於五行族秘辛的記載,或許能夠從那些記載中推測出五行族的歷史,從而找到聖宗傳承的真正所在之處。
  嗯?
  上海靈識一掃,發現此處距離十萬大山已不遠了。
  沒想到聖殿會藏身在此處,難怪一直都無法找到,十萬大山乃是妖族的領地,地域有多大,無人清楚,五行族的族人自古就被嚴令靠近十萬大山,所以對於妖族的實力如何,極少有人知道。
  繼續前行了千里左右,焰長老停在了一座山峰上方,只見他口中默念晦澀的咒文,枯瘦的右手掌壓在虛空處,在源自五行族的古老咒術催動下,虛空泛起了密集的電光。
  “開!”
  焰長老低聲一喝。
  啵……
  虛空裂開了,電光爆射之下,古樸的光門浮現,交織的電光組成蒼古的文字,這些文字來回游動,散發出磅礴的氣息,像是活了一樣。
  “跟上!”
  焰長老漠然的瞥了上海一眼,隨後一步踏入了光門中,只見他的腳踩得極快,像是踩在某些特定的位置上似的,步伐古怪,時而一步踏出,時而又倒退回原來的地方。
  光門內一片迷濛,虛空彷彿被某種神奇的力量不斷折疊,令人難以辨清所在的方位。
  禁陣?
  上海憑著敏銳的感知,察覺到周邊的異樣,很顯然,這是一個從上個時代遺留下來的強大禁陣,四周沉沉浮浮,完全找不到方位所在,若是一步踏錯,很有可能會被禁陣所傷。
  焰長老已經走出了一段距離,他似乎像是忘了上海一樣,自顧的踩著位置前行,而且落腳的速度極快,一步才剛踏出,下一步就已經踏到了其餘地方去了,就算是盯著他步伐看,也會應接不暇。
  “林小子,那個混蛋傢伙故意在整你。”老不死憤憤道。
  “我知道!”
  上海神情沒有絲毫變化,眼眸中也沒有一點惱怒,有的只是平淡,老不死不說,他也能看得出來,那名焰長老顯然是故意加快速度,明擺著打算讓他一腳踩錯,陷入禁陣裡面,出點醜。
  瞇了瞇眼,上海一步踏了下去,不急不緩的朝前走去。
  “哼!年少輕狂的小子,依仗點實力,還敢妄稱尊下,那些望族和侯族的老傢伙們一點見識也沒有,竟也跟著這小子瞎胡鬧,不讓這小子吃點苦頭,還真不將我們聖殿放在眼底了。”
  走在前方的焰長老心底一陣冷哼,“這雷火禁陣乃是由萬古歲月傳承下來的強大禁陣,一旦走錯一步,就會陷入裡面,哪怕是靈聖巔峰的絕頂高手都會被雷火炸得皮開肉綻,敢對本長老不敬,等那小子陷入禁陣中,讓他多吃點苦頭,再出手救他。”
  焰長老繼續在前方行走,步伐不變,大約三個呼吸後,才停下來,“本長老走了數百步,速度如此快之下,那小子也跟不上來,估計應該一腳踩入雷火禁陣內了。”
  想到這裡,焰長老那張老皺的臉上擠出了難看的微笑。
  “長老,你在笑什麼呢?”
  “你……”
  焰長老笑容猛地一僵,迅速轉過頭,當看到站於面前的上海的時候,他周身猛地一顫,太詭異了,短短十個呼吸,他走了數百步,每一步落腳之處都頗為不同,眼前這小子到底是怎麼跟上來的。
  “是不是長老覺得很吃驚,您走這麼快,我還能跟上來?”上海微微一笑,表情滿是調侃之色。
  “這……”焰長老頓時不由一陣心虛,臉頰禁不住抽搐了幾下。
  “還是說,長老您打算考驗一下在下?看是否會墜入這個禁陣內?”上海眼睛微微一瞇,瞳孔中閃爍著懾人的光芒,令人一見之下,彷彿陷入了萬丈深淵之中,難以自拔。
  什麼……
  焰長老的臉色變得無比難看,下意識的一腳朝後踩了下去,剛跨出,他頓時意識到後方是雷火禁陣所在之處,趕緊將腳收回,但身軀卻已不由自主的朝後仰了下去。
  這禁陣內是無法飛掠的,只能行走。
  縱使擁有靈聖巔峰的實力,但在此地,焰長老卻是與一般人沒有什麼兩樣,他趕緊擺動身子,試圖維持平衡,可還是繼續朝後倒去,急切之下,他的手朝上海抓去。
  “長老,小心啊。”上海驚呼,但人已經朝後退了一步,避開了焰長老抓來的手。
  “快點拉我……”焰長老吼道。
  “哦!”
  上海應了一聲,但卻是沒動。
  “小子!你敢害我……”
  焰長老發出怒吼,昂倒的身子已經朝著禁陣內落了下去,霎時,迷濛的虛空彷彿張開了大嘴,直接將焰長老給吞了進去。
  “哈哈!林小子,你這一招絕了,這焰長老自討苦吃,想要害你墜入這雷火禁陣內,卻將自己給掉進去了,這下他可要吃苦頭了。”老不死頓時開心的大笑起來。
  “是他自己掉進去,跟我沒關係。”上海無辜的說道。
  “跟你沒關係……”
  老不死被嗆了一下,“你這小子,得了便宜還賣乖,誰要是栽在你手裡,估計比你還要倒霉。”
  轟……
  雷火禁陣內,突然傳來驚天雷爆,迷濛的虛空中不知何時炸起了陣陣雷火,震得心驚膽顫,狂暴的雷火,宛若狂龍似的,凶焰滔天,強猛的威力,就連上海都禁不住為之動容。
  “啊……”淒厲的慘叫聲從雷火禁陣內傳來,顯然是焰長老在遭受雷火的轟擊。
  “這雷火禁陣的威力,好像比想像中的大啊……”老不死吃驚道。
  “他會不會死在裡面?”
  “短時間內不會,如果時間長了,就不好說了,不知道這雷火禁陣範圍多大,若是范圍和強度都達到百里左右的話,那傢伙恐怕堅持不了十息的時間。”老不死說道:“怎麼?你打算要進去救他?”
  “我跟他很熟麼?”上海眉毛一挑。
  “不熟!”
  “既然不熟,幹嘛要救他?”
  “也對,不熟就沒必要以身犯險了,反正這傢伙也活了幾百年了,說不定明天就直接入土了,反正早死晚死也相隔不遠,救和不救,區別倒是不大。”
  如果焰長老聽到這兩人的風涼話,就算沒被雷火禁陣炸死,恐怕都會被當場活活氣死。
  陡然!
  四周爆發的雷火停息了下來。
  “停了?”老不死說道。
  “應該是聖殿的人將雷火禁陣暫時關閉了。”
  上海目光投向前方,只見周邊的雷火逐步褪去,迷濛的虛空漸漸變得清晰起來,只見遠處有一座亮起的傳送陣。
  “進入傳送陣,到聖殿來。”一道充滿威嚴的聲音在虛空中響起,似乎音調中還帶著一些溫怒。
  “林小子,這些傢伙來者不善啊。”老不死意味深長的說道。
  “希望他們是帶著善意來,如若不然……”上海說完,直接走入了傳送陣。
  呲!
  上海只感到眼前一黑,五感全部被封絕,片刻後,五感徹底恢復過來,頓時他便感受到了上百道灼熱的目光集中在自己身上,這些目光蘊含著強大的威勢,全部集中在一個人身上,縱使是靈聖巔峰的高手也難以承受。
  唔?
  上海瞳孔驀地一縮,龐然的靈識遍布周身,將這些威勢盡數化為了虛無,緩緩睜開眼睛。
  一座金碧大殿聳立在眼前,位於他前方的是三百級石階,每一百級石階上方是一片空曠之地,一共有三處。
  第一處站著八十餘名聖殿高手,男女老少都有,一個個渾身氣血翻湧,赫然實力都早已達到靈聖境界以上了。
  而第二處則只有十六名,除去兩位中年外,其餘的都頗為年邁,但一身氣血卻在第一處之上,這些人明顯都是靈聖巔峰的高手。
  最後一處,也是大殿的盡頭上,聳立著五座巨大的金玉石椅,身著金絲玉縷寬袍的四男一女高坐於上方。
  位於中間的是一名頭髮花白,但肌膚卻如嬰兒般嫩滑紅潤的老者,左側的是一名枯瘦老者,以及一名有著火紅色短髮的粗獷中年男子,右側則是一名俊朗的男子和一名艷麗女子。
  這五人沒有絲毫氣勢散發出來,卻給人一種深不可測的感覺。
  上海眉頭微皺,多少有些不大舒服,因為他所處的是大殿的最低端,所有人都在俯視著他,這種感覺不是很好,不過想到還有事要要求聖殿幫忙,加上自身所處的乃是別人的地盤,所以他也就沒想太多。
  “小子!我要殺了你!”飽含著怨怒的吼聲傳來,只見第二處一名渾身焦黑,血肉模糊的傢伙跳了出來,目光死死的盯著上海,眼神中透出無比的恨意,赫然是那名焰長老。
  話音一落,焰長老猛地撲了下來,雄渾的威能蓄積在右掌上,熊熊烈火騰空而起,只見火焰的顏色接連變幻,越來越淡,直至最後,變成了幾乎透明的顏色,焰長老一掌蓋了下來。
  唪……
  虛空都燃起了火焰。
  上海瞇了瞇眼,以他強大的感知,如何察覺不到聖殿內的人都懷著戲謔之色,連動都沒動,更別說喝止了,顯然是不打算阻止。
  “林小子,這群傢伙在給你試壓,顯然是沒安好心,他們要玩,你就陪他們玩玩好了,要是敢鬧的話,等一下全部鎮壓算了。”老不死沉聲道。
  “嗯!”
  上海微微點頭。
  看也不看焰長老,直接一步踏出。
  咚……
  大殿被這一腳踩的晃動了一下,上方的聖殿高手們,微微露出訝異和震驚之色,不過五名最高位者,卻是沒有絲毫動靜。
  還不願動?
  上海瞳孔凝縮,一拳橫空砸出,他沒有施展天魔九殞,只是憑著體魄力量打出的一擊,對付焰長老這等傢伙,也夠用了。
  橫空的一拳,砸在焰長老的掌心上,同等境界之下,只要不是各大聖地的傳人,根本就無人能與太古天魔軀相抗衡,僅僅只是一拳,焰長老佈滿洶湧火焰的右臂,頓時被轟碎了。
  啊……
  焰長老發出淒厲的慘叫,倒飛而出。
  碎了?
  上海微微一驚,這一拳威力有多大,他比任何人都清楚,頂多將焰長老給震傷罷了,絕對不可能轟碎對方的一臂,除非焰長老實力比想像的要弱得多,不對勁,這是他出手之後的第一感覺。

Share this Post

Leave a Comment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

*
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