成都 品茶 小 中

Admin/ 16 9 月, 2021/ 上海干磨店一览表/ 0 comments

“廢話,聖宗的祖城都出現了,再加上你識海內的五行聖印,若是本尊還不知道聖宗傳承即將出世的話,那本尊就白活這麼多年了。”老不死嗤之以鼻道。
  “你是說祖城和五行聖印出現後,聖宗傳承就會出世?”上海趕緊問道。
  “本尊只是說即將出世而已,並沒說什麼時候出世,誰清楚這聖宗傳承到底在哪,五行族歷代聖祖從妖聖時代之後就已經在找尋了,找了整整兩個時代,都沒能找到。”
  老不死撇了撇嘴道:“估計聖宗傳承只是某位聖祖傳出的,為的只是讓五行族留存希望而已,指不定聖宗傳承早在妖聖時代時就斷掉了,不然為何至今還沒人獲得聖宗傳承。”
  “沒人獲得……”上海目光透出失望。
  “所以說,不要抱太大希望,再說了,你本身就有天罡宗的傳承,加上太古天魔軀,這兩樣加起來未必比聖宗傳承差多少。小子,本尊知道你打算創造一個大勢力,這樣以後修行路也順暢一些,但是你要明白,修煉之路坎坷無比,作為修煉者,只能依靠自己克服各種困阻,一步步踏上最高巔峰。”
  老不死意味深長的說道:“從遠古至今,每一個至高聖主都是靠著自己站到巔峰之上的,勢力在前期對他們相助或許會很大,但在靈聖巔峰之後,他們都是靠著自己一步步走上去的。”
  “斬破荊棘,逆天而行……”
  上海喃喃道,旋即微微一震,有些迷惘的眼神變得透徹了起來。
  老不死說的沒錯,修煉之途本就是佈滿荊棘的道路,只要踏上這一條道路,就必須得依靠自己去走,其餘助力只能算是外力而已,根本無法完全支撐自己走到最後,縱使前期能夠順暢,但是後期呢?
  “原來我想錯了,依靠五行族崛起,擁有自己本身的勢力來對抗各大勢力,這本就是一條錯的道路,若五行族崛起的話,我會對它產生依賴,一旦如此,我的修煉之途就徹底結束了……”上海沉聲道。
  “沒錯!五行族崛起也是必須的,畢竟你現在太弱,但只要掌握那個度,不能去依賴它,你必須得讓它依賴你,這樣你才能走得更遠。”老不死語重心長的說道。
  “嗯,我明白了,本身提升才是最主要的,其餘都是次要的,只有當自己真正強大起來,那些超級勢力才不敢來招惹我。”
  “孺子可教啊,能這麼快想通已經算不錯了,若是本尊當年能像你這麼灑脫就好了……”老不死感嘆道。
  “你說什麼?”上海想著自己的事,一時沒聽清老不死的話。
  “沒什麼,行了,不說這些了,你還是加緊提升自己吧,九大派不會這麼輕易罷休的,不然你就將五行族這爛攤子給丟下,瀟灑一些,直接離去,不然就加緊修煉。”老不死說道。
  “我知道該怎麼做了。”上海點了點頭。
  丟下五行族是不可能的,畢竟這裡是他的第二個家鄉,豈能看著自己的家鄉被人毀掉。
  五行族的高手們在木落的安排下,有條不紊的執行著上海的命令,收羅遺留的分支部族,還有剩餘的人,除此之外,還將五大王城內的修煉資源全部取了出來,分發了出去。
  雖然王族的收藏不菲,但與上海所賜予的法器,功法和大術,還是差了不少。
  上海取出的法器也不算少了,有近千件,但是對擁有五百餘萬人,修煉者高達一百萬人的五行族來說,還是太少了一些,除去法器分給實力強大的高手外,功法和大術卻是傳了下去。
  五行族的修煉者們也意識到了即將而來的滅族大難,原本一直處於爭鬥的五大部族竟出奇的融洽,或許是一脈相傳的緣故,在面對大敵之際,所有族人的心都統和在了一起。
  在五行族進行重整的時候,上海也沒有放鬆,一邊將心神投入到玉簡中,參悟天罡神訣第三層的靈識運用之法,一邊激發體內天地中的神異之相,提取太初之氣淬煉。
  “天罡神訣第三層的‘三靈劍識’果然玄奧無比,僅僅只是第一靈——風靈劍識,我參悟了近三日,才進入了粗通的程度,勉強達到了運用階段,不知道威力如何。”
  上海心念一動。
  呼!
  宛若颶風般的靈識席捲而過,直接穿透了虛空。
  “千里……瞬息達到了千里。”上海禁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氣,難掩臉上的激動之色。
  這天罡神訣第三層是以劍識為基礎衍變出來的運用之法,僅僅只是第一個變化,威力就遠超基本的劍識了,以上海如今堪比天道境界高人的靈識運用出來,竟瞬息穿梭了千里之遠,並且威力還尚存三分之一。
  “小子,你剛用的是靈識之法?”老不死察覺到靈識波動,禁不住鑽出來問道。
  “嗯!剛剛領悟了天罡神訣第三層的第一個變化。”上海沒有否認,也沒必要隱瞞。
  “這只是第一個變化?”
  老不死驚訝道:“瞬息千里,還蘊含三分之一的威力,竟只是第一個變化而已,這天罡神訣不愧被稱之為神訣,還只是第三層而已,就不比一般的靈識之法弱了,據說此神訣一共有九層,若是九層全部學成,同境界之中,誰還能接得下你一招?”說到後面,老不死的語氣隱隱帶著嫉妒之意。
  這也難怪!
  老不死昔年早就獲得了第二層,只是天罡神訣頗為奇特,若沒有第一層總綱,縱使拿到第二層也無法修煉,以老不死的能耐,耗費了無數年都難以參透,更別說別人了。
  所以,老不死才會將第二層給上海,不然以他的為人,怎麼會將第二層輕易送人。
  第一個變化就如此強了,上海越加期待三靈劍識完整的那一刻,或許達到後面才能完全發揮出第三層“三靈劍識”真正的可怕之處,他沒有多想,而是繼續沉下心去參悟。
  靈識運用之法頗為複雜,有著諸多的變化,稍有不慎,一絲微小的變化就會導致靈識運用效果減弱,甚至沒有絲毫效果,所以必須得不斷進行參悟和修煉,直至完全掌握。
  “尊下!”木落的聲音遠遠傳來,音調中似乎還帶著欣喜之色。
  “嗯?”
  上海收起了心神,目光投向木落所在之處。
  只見除了木落等幾個眼熟的靈聖高手外,同行的還有一名銀髮老者。
  這名銀髮老者穿著頗為乾淨整潔,衣衫也顯得華貴,神情頗為淡漠,行走不急不緩,彷若閑庭信步,眉梢中甚至還帶著些許傲意,此人並沒有掩飾自身的氣息,赫然是一名靈聖巔峰的高手。
  靈聖巔峰在五行族中已經算是位列頂端的存在了,像木落等人修煉一生,也就只達到靈聖中境而已,雖距離靈聖巔峰只有一步之遙,但這一生能不能踏入都很難說。
  在東荒各大宗派中,相隔一個層次,地位和身份都會有明顯的區別。而在沒落的五行族內,這種差距更為明顯,特別是位列頂端的靈聖巔峰,傲氣一點是在所難免的。
  上海頗有些意外,沒想到在這個時候,還有一名靈聖巔峰的五行族高手存活著。
  “尊下!尊下……”木落等人神情略帶著激動之色。
  “這位是?”
  上海站了起來,雖然自身境界與對方相仿,但畢竟對方比自己年長數百歲,也算是五行族的前輩了。
  “尊下!這位是聖殿的火壇大長老焰長老。”木落趕緊說道。
  “聖殿的大長老?”
  上海更感意外了,原本還打算去找聖殿的,卻沒想到聖殿竟然自己找上門了,這樣也好,省卻了不少麻煩事。
  “原來是聖殿大長老,失敬!”上海拱了一下手。
  “嗯!”
  聖殿焰長老點了一下頭,神情頗為冷淡,“本長老奉聖殿的命令前來,是通知你一聲,聖殿有令,讓你即刻隨本長老前往聖殿。”
  聽到聖殿焰長老這句不咸不淡的話,木落等人頓時面露不悅,而且對方竟還直接稱呼上海,一點應有的敬意都沒有,幾名較為年輕靈聖高手露出怒色,打算上前,被木落用眼神制止了。
  木落是擔心,要是鬧出什麼事來,到時候上海也不好收場。
  “什麼破聖殿,在九天玄魔出現的時候,不知縮到哪去了,等你鎮壓了那傢伙後,這些傢伙又伸頭出來,還一副趾高氣揚的模樣,真是欠揍,小子,要不要本尊出手給他個教訓。”老不死顯然看不過眼了。
  “先別鬧事,我想看看聖殿到底想做什麼。”
  上海瞳孔微微一縮,神色依舊的說道:“不知道聖殿找我有何事?還望焰長老告知一二。”
  “聖殿找你自然有事,沒事豈會找你,反正你隨我前往聖殿就行了,無需多問,到了聖殿你自然會知道。”焰長老皺了皺眉,頗為不悅,身為聖殿一壇大長老,親自來請一個後輩,已經算是頗給這個後輩面子,還詢三問四的,真是不識抬舉。
  聖殿可是五行族的聖地,能夠得到聖殿的號召,哪一個五行族人不是興奮莫名,感恩戴德的模樣,眼前的小子竟一副不在乎的樣子,顯然是沒將聖殿放在眼裡。
  “好吧!木伯,這裡就交給你了。”上海遲疑了一下,點了點頭,目光移向了木落等人。
  “尊下!要不要我等陪你前去?”木落趕緊說道。
  對於聖殿,木落心底多少還是有些怨氣的,在滅族之際,聖殿玩失踪了,如今安全後,又出現了,而且還始終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樣,他擔心上海隻身前往聖殿會吃虧。
  “不用,極境之地內,若我要走的話,沒一處地方能夠留得下我。”上海擺了擺手。
  焰長老瞥了上海一眼,嘴角掠起一抹不屑的弧度。
  想起上海一人解決九天玄魔這個大敵,木落等人稍稍放心了一些,也就沒再多說什麼了。

Share this Post

Leave a Comment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

*
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