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上海论坛QIK

Admin/ 15 9 月, 2021/ 上海干磨店一览表/ 0 comments

只見高空中,一道藍色火焰臨空飛掠而下,熊熊灼燒的溫度,幾乎將空間都要燒化了。
  火焰中乃是一名身著藍色長袍,身形枯瘦,臉型尖細的老者,他的目光死死的盯著上海,眼神滿是驚喜,但更多的是憎恨和惱怒。
  “臭小子!終於讓老夫找到你了!”藍袍老者聲音高亢,似乎在開心,又似乎很惱怒。
  “又是他……”上海瞳孔微微縮了縮。
  還真是冤家路窄,竟然又碰到了焱王族的靈王境界高手,自從上海出聖地,前往聖殿之後,就一路遭受藍袍老者等人的追殺,一直跑到聖木城,這一段追殺才因此暫告一段落。
  靈王境界的高手?
  正要逃匿的金族高手們,見到前來的老者,緊繃的心不由暗暗鬆了一口氣,跑到百丈後,他們放緩了速度,在遠處觀望著,不少人滿臉憤恨的瞪著上海,若不是這個小子,他們的主人怎麼會死,一旦主人身死,跟隨而來的高手們回去肯定要遭受重罰。
  有的人已經生起了其他心思,等靈王境界高手斬殺了這個小子後,弄回他的屍首去交差,責罰應該會減輕不少。
  “小子!將你身上之物,全部取出,一件不剩的供上來,然後自斷雙臂,跪下爬過來,給我磕一千個響頭,老夫高興的話,可給你留個全屍。”藍袍老者飄飛在十丈高處,目光俯視著下方的上海。
  “對!你還是趕緊把重寶全部交給這位前輩,說不定前輩高興的話,留你一個全屍。”金族的一名高手趕緊說道,望向藍袍老者的目光滿是諂媚。
  “嗯?還不快跪下。”
  “這等油鹽不進的傢伙,何須跟他多說廢話,前輩乾脆將他殺了算了。”
  “前輩是何等人物,你竟敢指使前輩?不想活了?像前輩這等絕頂高手,伸一根手指都能輕易掐死這小子,要殺他,易如反掌,只是前輩大人有大量,給他留一個全屍的機會。”
  各種恭維聲,不斷傳來,金族高手們紛紛向藍袍老者獻媚,這些人倒是厲害,雖說的天花亂墜,但卻沒一句是重複的,而且每一句諂媚的話,都不會太過於露骨。
  藍袍老者雖然神情依舊,但眼睛卻是瞇成了一條縫,赫然很享受下方的金族高手們所拍的馬屁。
  “老夫的話,你沒聽到嗎?還是耳朵聾了?”見上海沒有掏出重寶,也沒跪下來,藍袍老者臉色發黑。
  “沒聽到又怎麼樣?聽到又怎麼樣?將重寶全部取出?自斷雙臂?跪下來給你磕一千個頭?最後留我一條全屍?”上海冷笑道:“聽起來,好像你有多麼寬宏大量一樣,其實說的都是沒任何意義的廢話。”
  “廢話……”藍袍老者頓時臉漲得通紅。
  “行了,我沒空給你廢話,給我滾下來。”
  上海一巴掌朝前拍了下去,整個巴掌厚重無比,瞬間就將周邊的氣流給抽空了,沉如重岳的五指,震得高空一陣晃動,氣流頓時變得無序起來,藍袍老者一時沒來得及防備,頓時被氣流硬生生的扯了下來,而且還真是翻滾了一圈。
  靈王境界高手,說扯下來就扯下來。
  這一幕,令在場的火族高手們一陣愕然,不過很快有些人看出來了,眼前這個小子明顯是藉助了氣流,然後以威能引發氣流的無序變化,令藍袍老者一時沒察覺,才吃的暗虧。
  連靈王境界的高手都敢招惹,這小子果然膽大包天,不知死活。
  在小輩手中吃虧,藍袍老者勃然大怒,渾身藍燄暴漲了十丈有餘,如同騰騰燃起的巨大火球,炙熱的溫度,都快要將空間給燒穿了,就連遠在百丈外的金族高手們都禁不住快步朝後退去。
  火山的熔岩,紛紛化為岩漿,涓涓流過,方圓百丈範圍內,猶如深陷地獄火海。
  靈王境界的高手,果然可怕。
  置身於火海中,上海感到體內的血液都快要被蒸發掉了,皮肉刺痛不已,這還是因為他擁有太古天魔軀的緣故,若是換做其他靈師境界高手,哪怕是六境極限的,也會在三個呼吸的時間被化成飛灰。
  “竟然沒被燒化,果然有點本事。不過,也一樣得死。”藍袍老者見上海依舊活著,不由面露訝異,旋即雙手一推,藍色的火焰變得更加狂躁,溫度灼灼上升。
  “老傢伙,看好了!”
  上海大喝,同時抬起頭,黝黑的雙目直盯著藍袍老者,在他的眼瞳中,玄奧符印若隱若現。
  定身咒!
  符印如疾電般射出,打入藍袍老者雙瞳中。
  藍袍老者頓時一僵,渾身禁不住抖動起來,他驚異的發現,自己被這種咒法給禁制住了,不過這咒法威力不大,以他的實力,最多兩個呼吸就能完全掙脫開來。
  “臭小子,就算你困住老夫片刻,以為就能脫身而出不成?”
  藍袍老者冷冷一笑,若是被同階的靈王境界高手困住一兩個呼吸的時間的話,他倒還會擔心一二,被一個區區的靈師三境巔峰的小子困住,他完全不擔心會有任何問題。
  一道道火焰從藍袍老者足底升起,宛若盤龍一般,環繞到了他的身上,禁錮的定身咒,已經開始搖晃了起來,顯然就要被掙開了。
  上海沒有吭聲,而是全力運轉真元和魔元,注入了手中的一個正方體的器物中,短短兩個呼吸時間的爭取,對一般靈師境界高手們來說,或許沒有什麼用處,但對他來說,正好夠催動無盡禁器。
  “去!”
  將全身魔元和真元灌入後,上海隨手拋出無盡禁器。
  頓時!
  無盡禁器旋繞飛出,瞬間漲大到了十丈左右,寶光煥發,當空罩向了藍袍老者。
  “地器……這是無盡禁器……”
  藍袍老者一眼認出了此物,神色勃然大變,正要躲避,卻發現掙脫定身咒還需要半個呼吸的時間,短短半個呼吸,對於一般人來說,很快就過去了,但對藍袍老者來說,無疑是最致命的。
  他總算明白了,為何上海會做出這等無用之舉,其實看做無用,但卻是真正埋下了一個大陷阱,讓他不知不覺的往裡面跳。
  “混賬!你想害死老夫,老夫也不會讓你獨活……”
  藍袍老者咬了咬牙,催動渾身威能,本命藍燄沖天而起,在高空中炸裂開來,化作漫天火雨,砸落而下,靈王境界的高手拼命催動本命威能,是何等的可怕,就連空間都被這些不大起眼的火雨給洞穿了一片。
  嗖!
  上千血煞,當即環繞在上海身周,將他包在了裡面,道道細小的血刃來回游轉,與火雨撞擊在一起,發出砰砰的巨響,而藍袍老者,在放出本命威能後,當即被無盡禁器納入了其中。
  火光與血芒交織在一起。
  修羅血刀畢竟是殺敵之功,在防禦一項弱了不少,不過上海卻沒放出小盾,而是任由威力削弱的火光衝進來,衝擊著他的身體,之前他發現在這火光衝擊之下,太古天魔軀竟能將它們的威能吸納,並轉化成為自己的威能。
  當然,上海可不敢直面火雨,那可是靈王境界高手震怒之下的全力一擊,以他現今的實力和境界,貿然去碰的話,絕對會被燒成飛灰。在血煞削弱了大半威能後,減弱的火雨對他已沒有太多傷害了。
  一道接一道的火力被吸入體內,待到最後一波火雨消逝後,上海感覺到自己的實力距離靈師三境極限只有一線的距離了。
  遠處!
  金族高手們看得目瞪口呆。
  火雨威能有多可怕,光看方才那幾位靈師四境的高手,因為靠得太近的緣故,被餘威波及,渾身頓時被點燃,差點被燒成灰燼,就足以看得出來,而眼前這個少年,卻置身於火雨之內,渾身血芒大盛,宛若從天而降的浴血戰神。
  先是轟殺聖殿絕頂天才,再又困殺靈王境界高手,這還是人嗎?簡直就是可怕的妖魔。
  這時!
  無盡禁器內傳來陣陣響動,赫然是藍袍老者在衝擊裡面的禁制,上海沒有理會,而是將無盡禁器收起,俯身躍向了那批金族高手,拳爆聲連連響起,一陣陣血霧瀰漫在空氣中。
  隨後,上海返身快速離開。
  片刻後,兩道氣息從天而降,赫然是兩名靈王境界的高手,這二人掃視了一番周邊,目光中頓時透出戒備和警惕,隨後二人相互對望了一眼,一言不發的返身離去。
  來到五百里外後,上海施展木聖術,查探周邊情況,見暫時無人追來後,才放緩了腳步。
  上海的真元和魔元正在急劇消耗,幸虧太古天魔軀的支撐不需要真元和魔元,現在光是維持無盡禁器的運轉,他都感到很勉強了,接連吞服了十株三品靈藥,才補充了一些真元和魔元。
  “靈王境界的高手,果然沒這麼容易殺死……”上海無奈的看了一眼無盡禁器,裡面的藍袍老者依舊在衝擊著禁制,每衝擊一下,他體內的真元和魔元就會耗掉一些。
  按照這個情況,若要困死藍袍老者,至少也得一兩天時間,而這段時間所耗的真元和魔元,只能用靈藥來補充了。幸虧這無盡禁器修補過,蘊含的威能雖然比以前弱了不少,但在耗費自身威能上,也減少了不少。
  “靈王境界這等層次,算是初步踏入修煉之途了,雖然大部分傢伙資質不怎麼樣,但這些傢伙爭鬥能力還算不錯,以你現在區區靈師三境巔峰的境界,能夠困住一名靈王境界高手,你可以偷笑了。”指骨不知何時出現在上海身側,老不死喋喋說道。
  “你剛剛跑哪去了?”上海挪揄道。
  “本尊許久沒出來了,自然是去逛一逛了。”老不死恬不知恥的說道。
  逛?
  鬼才相信,明明是見到藍袍老者來了,嚇得找個角落躲了起來,見靈王境界高手被困住後,又跑出來裝高人,上海對於這老不死的脾氣也算是了解了,極度貪婪無恥不說,還膽小怕死。
  “你現在有什麼打算?”老不死忽然問道。
  “打算?不知道,我想趕緊提升自身實力,現在迫切需要大量高品質的靈藥……”上海說道。
  “大量高品靈藥啊,我知道這極境之地內哪裡有,而且數量繁多,還能讓你避免那些五行族的靈王境界高手的追殺。”
  “哪裡?”
  “妖魔戰場!”

Share this Post

Leave a Comment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

*
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