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上海论坛OII

Admin/ 15 9 月, 2021/ 上海干磨店一览表/ 0 comments

火山附近!
  一隊金族的靈師境界高手,在兩名騎著八階角龍駿,身著金甲的男子帶領下,沿著小路前行。
  為首的是一名年方二十七八歲的男子,一身金甲佈滿了各色聖文,在陽光照耀下,散發出各色神異光芒,此人沒有掩飾自身的氣息,赫然是靈師五境巔峰的高手。
  跟在後方的靈師境界高手,頻頻投來羨慕的目光,因為此人正是銀風部族中的第一年輕高手,少族長銀風,除此之外,更是聖殿金神壇的壇主所收的弟子之一。
  在聖城之中。
  銀風這個名字,幾乎不少人都有所耳聞,被譽為數百年難得一見的絕頂天才級人物,此人確實了得,靈師五境巔峰的實力,哪怕是靈師六境極限的高手,也未必是他的對手。
  曾經,他與靈王一界的大弟子交過手,並與之拼鬥了數十招才落敗。以靈師五境巔峰實力,就擁有這般可怕的能耐,若是達到靈王境界,那還得了?更有人傳聞,銀風有希望在四十歲之前達到靈王境界。
  另一旁的金甲男子,則是銀風的弟弟銀劍,此刻他已經是靈師二境的高手,並且早已列入聖殿考核的名單中,若是被選中,有可能會成為金神壇長老的弟子之一。
  兩兄弟併入聖殿,今後前途難以限量。
  “大哥!你斷定那小子會在此處?”
  銀劍小心翼翼的問道。哪怕是傲氣的他,面對這位同胞大哥,也不敢太過於傲慢。
  “應該有這個可能,一個半月來,各大部族暗中派出的高手幾乎搜盡了整個聖城,唯獨只有幾處還未搜到。當日有幾名王族的絕頂高手觀察過那一處虛空橫渡之地,判斷那件重寶落下方位應該在聖城附近。”
  “就算如此,如今已過去一個半月了,那小子很有可能逃出聖城了。”銀劍說道。
  “應該不會,聖城自古就是五行族的聖地,若要外出,必須得通過玄天屏障,此子若是離開了的話,早就有人察覺了,除非他跑入臨近的十萬大山,但以他的能耐,若是入了十萬大山,妖族早就有動靜了,不至於現在還在十萬大山和我們聖城交界徘徊……”銀風沉聲說道。
  “真沒想到,昔日碰到的這個一文不值的小子,竟身懷重寶。當日我就該出手將他轟殺,說不定能獲得他所攜帶的重寶……”銀劍滿臉惱怒,下意識的捏緊了拳頭。
  之前,他已看過秋家發出來的畫像,沒想到會是當初在銀風部族內有一面之緣的那個小子,當時他還對此子生出了殺機,沒想到放跑的這個小子,身上竟帶有幾樣重寶。
  若是當時下殺手的話,那幾樣重寶就會落入銀劍的手中,後來得知後,頓時為自己錯失重寶而懊悔不已,同時心底越加痛恨對方,若是遇到,他絕對不會輕饒。
  “行了,都是已經過去的事了。咦?”銀風話說到一半,不見他有什麼動作,人已出現在三十丈開外了,只見他虛空伸手一抓,一縷沾滿污蹟的破布赫然出現在了他的手裡。
  “大哥!”銀劍帶人來到身側。
  “看來我們找對地方了,那個小子就在前方。”銀風雙目閃爍著淡淡的金芒,赫然是施展了某種秘術,只見金光大盛,整個人已經激射而出,在半空中劃過一道長長的金虹。
  “那小子……”
  銀劍眼眸閃過陰冷,隨即追了過去。
  其餘高手,也跟在後方,急追而上,雖然那些重寶他們沒份,但若是將重寶得到,獻給聖殿金神壇的壇主,肯定會有不小的獎勵,甚至還可能會被收為弟子,從此一躍龍門。
  ……
  火山岩中,一道身影在錯落的岩石中央,交錯而過,速度極快,片刻間就已經出現在五里外了。
  “嗯?竟被發現了……”
  上海望了一眼身後,憑藉著強大的五感,他早已感知到後面有人追來,並沒有人橫空飛掠,赫然沒有靈王境界的高手,心稍定了一下,繼續以最快的速度前行。
  穿過了兩座火山後,他停了下來。
  “竟然還跟著?以我的速度,居然無法完全將對方擺脫,看來應該是修有某種加速秘法的靈師五六境的高手,被對方這麼一路追下去,遲早會引來靈王境界的高手……”
  上海目光閃爍了一下,本來想甩脫掉對方,卻沒想到對方緊步跟了這麼長時間,如跗骨之蛆一樣。
  當即,他沒有再走,而是停在了原地。
  片刻之後,一道金虹激射而來,一名身著密布聖文的金甲男子,雙足重重的砸落在地面上,宛若從天而降的流星般,將周邊五丈範圍內的一切火山岩石都震成了碎末。
  這並非是金甲男子特意為之,而是他所修的功法如此。
  上海只是淡淡的掃了一眼,目光帶著些許意外,因為對方身上氣血渾厚無比,身體肌肉堅硬如鐵,赫然是一名修煉某種增強體魄的功法,而且還達到了高深的境界。
  銀風也打量著眼前的少年,很普通,渾身上下沒有絲毫的奇特之處,就連氣血也是平凡無奇,實力也就只有靈師三境巔峰而已,能夠逃出聖木城秋家,應該是依仗重寶的緣故。
  “交出所有重寶,饒你全屍。”銀風聲音沙啞。
  “把你所有東西交出來,我饒你全屍。”上海淡聲道。
  “你……找……死……”
  銀風一字一頓的說道,聲音鏗鏘有力,彷彿有金屬在喉嚨摩挲一樣,說話間,他渾身滾滾金芒爆射,足部踏在地上,震得地面轟隆作響,如同千軍萬馬衝射而出,橫空一指點去。
  呲!
  指尖如劍,瞬息刺破了空間,厚重如山岳的壓力,沉悶的爆發出來,身上滾動的金芒,帶著第二重衝擊,雖然這一招看起來很簡單,但往往作為他對手之人,都只能防住第一招,而死在第二招之下。
  嗙!
  上海只簡簡單單的揮出了一拳。
  拳頭的勢壓,將整個空間周邊壓縮了下來,所有氣流都在瞬間停止了流動,彷彿被抽光了一樣。
  銳利的劍指足以破開金石,但在這個看起來不大的拳頭下,被硬生生的壓制了下來,兩者撞擊之間,竟產生了鏘鏘的金鐵交擊聲,強大的神力下,劍指凝聚的金芒嗙的斷成了兩截,滾滾壓制的金芒,瞬間被破碎開來。
  什麼……
  銀風勃然色變,他萬萬沒想到,眼前這個平凡無奇的小子,身體竟堅硬得可怕,而且那股恐怖的勢壓,宛若更大更重的山岳,太可怕了,這種體質,他也只有在金壇內以煉體功法為主的長老身上看到過。
  嘭!
  拳頭狠狠砸在銀風的胸口上,密布的聖文,瞬間爆發出了密集的粼光,閃耀的聖文將拳頭的威能削弱到了極致,銀風臉色一白,借力退出了數十丈開外,神色滿是忌憚。
  方才那一拳之威,足以震死靈師五境的高手了,沒想到竟被銀風身上的護甲給擋了下來。
  “聖甲?”
  上海暗暗吃驚。
  這聖甲乃是聖殿特有的,只有壇主的弟子可以穿著,每一件聖甲都有不弱的防護之力,靈王境界之下幾乎難以破除。一拳打不穿,那就十拳,甚至百拳,既然已下了死手,上海不在乎會否得罪聖殿,反正對方都派人來追殺自己了,還有什麼可在乎的?
  轟……
  上海放開手腳,身體爆發出了更為強猛的威能,整個人瞬間穿透而過,身後的幻影,久久未能消除。
  銀風臉色頓時一變,太快了,這小子的速度快得可怕,眨眼間就橫渡數十丈之遠,而且身體還強得如此可怕的程度,堪比中階以上的玄器,除非是大量的靈師境界高手連續出手,或許還有可能重傷此子。
  躲避!
  銀風只能艱難躲避,他心中後悔不已,為何當初要如此託大,跑來對付這個小子。
  拳勢如潮!
  金鐵交擊聲,越來越大,初始如洪鐘,漸漸的演變成了霹靂震響,每一拳下來,都如同一座小山峰壓在身上,而每被轟擊一次,銀風臉色就變一次,身上的聖甲刻錄的聖文,竟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減著。
  砰砰砰……
  聖甲不斷被震擊,原本光潤的甲身,如今已經坑坑洼窪,聖文也耗得幾乎看不清了。
  “你不能殺我,不然我師尊不會放過你……”銀風口中鮮血狂吐,目呲欲裂,趕緊吼道。
  “搬出你師尊也沒用,既然你要殺我奪重寶,就要做好被我殺的準備。”
  上海冷冷一笑,沒有理會對方,右拳蓄積了強盛威能,狠狠的轟在了對方的胸口處。
  恐怖的震力,令聖甲啪的碎開了,失去了聖甲的防護,銀風的軀體更顯得脆弱,哪怕他所修煉的功法偏於體魄這一塊,也難以比得上太古天魔軀,世間所有煉體之法,都及不上太古天魔軀的分毫。
  嘭!
  銀風身體化為血霧,隨風消散而去,聖甲崩碎,濺射而出。
  遠處遲遲趕來的銀劍等人,見到這一幕,頓時臉色慘白無血,銀風被震死也就罷了,連號稱靈王境界之下,無人能破,防禦最強的聖甲,都被對方給轟成了碎片……
  “大哥……”銀劍呆滯的看著飄散的血霧。
  “我們倒是有緣,竟在這裡再次相遇!”上海橫空一掠,已經出現在了銀劍的面前。
  “你……你……”
  銀劍心中的殺機,在眼前少年的注視下,頓時如同潮水一般消散掉了,渾身上下禁不住索索發抖起來,昔日的威風與傲然,在絕對的實力面前,根本就發揮不出任何用處。
  “當日你已對我起了殺念,現今來尋我,心中早恨不得將我碎屍萬段,將重寶奪回,對吧?”上海一眼看出對方的心思,現在已沒什麼話好說了,當日之事,就此了結。
  一拳轟出!
  銀劍還未來得及反應過來,身著金甲包括軀體,頓時被砸成了血霧,飄飛而出,身後的金族高手,被噴了一臉,一個個已經喪失了爭鬥的想法,距離較遠的早已轉身就跑。
  身形一動,上海正要出手,忽然感知到遠處一股強盛無匹的氣息湧來,而這股氣息極強,赫然是靈王境界的高手……

Share this Post

Leave a Comment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

*
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