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汉嫩茶会

Admin/ 15 9 月, 2021/ 上海干磨店一览表/ 0 comments

“不道歉……”
  木剑深深的看了上海一眼,露出意味深长的微笑。
  猎刀笑了。
  其余四名森王小队的成员,也笑了起来,望向上海二人的目光,就像是在看一个死人一样。
  围观的狩猎者越来越多,有的还指指点点的。
  “好!我们后会有期。”木剑笑了笑,转身就走。
  猎刀捡起帽子,嘴角掠起一抹诡异的弧度,用手在自己脖子上比了一个杀的手势,冷冷的丢下一句话,“别让我在原始区见到你们。”
  威胁?
  上海的眼睛眯成一条缝。
  对于威胁,他从来不怕,如果对方敢对自己和身边的人下手,绝对不会轻易绕过他们。
  方才遭遇的冲突,上海没有放在心里,原始区这么大,未必能够遇得到森王小队的成员。
  随后,二人来到了狩猎长老处。
  “你们两个都要参加狩猎?”狩猎长老淡淡的问道。
  “是的!”
  “嗯!先测试一下你们的实力,只有达到三阶,才能成为一名狩猎者。”狩猎长老说到这里,吩咐了一名管事的人员,让他带着上海二人前去做一下实力上的测试。
  这个测试也简单。
  只不过拿一块测元晶石,让二人往里面灌输真气而已,这一项测试倒是简单,上海二人很快就通过了,跟着管事者前去领取狩猎用的装备,一套还算过得去的兽皮甲,然后是选取武器和捕网之类的东西。
  森罗选了一柄重达三百斤的大铁锤和一套捕网,上海则是选了一柄厚背精铁刀。
  “选完了?”管事者说道:“由于你们是第一次参加捕猎,按照族规规定,你们必须得加入狩猎小队。”
  “我们自己组成捕猎小队行不行?”
  “不行!为了你们的安全,最好是跟有捕猎经验的狩猎小队一起外出捕猎为好,只要你们第一次捕猎,能够获得超过十只三阶的猛兽,就可以获取通行牌,自己组成捕猎小队了。”
  “什么狗屁规定……”森罗布满的嘟哝道。
  “你敢质疑族规?”管事者眼睛一瞪,“你再多说一句,我就把你交给族法长老那边。”
  “你试试看……”森罗本来心情就不好,被这一句话刺激到了,顿时满脸通红。
  “快走!”
  上海赶紧拉着这个火药桶离开,以免他触怒了管事者,到时候挨罚。
  玄木族的这一项族规倒也不是没有理由,原始区内危险重重,强大的猛兽多不胜数,哪怕是经验老到的狩猎者也会有吃亏的时候,更别说初次出外捕猎的新人了。
  为了保护新人,玄木族这才规定,首次捕猎得加入狩猎小队,一来则是可以学习经验,二来由经验丰富的狩猎小队带着,可以避免无谓的伤亡和损失。
  “你好,请问能不能加入你们小队?”
  “新人?不要。”
  “能不能带我们一起去捕猎?”
  “不能……”
  “请问……”
  “不用问了,我们不会带你们的。”一名狩猎小队的队员,还未等上海将话说出口,就立马拒绝了。
  一路走来,询问了近十个狩猎小队了,没有一个愿意带上上海二人的,而且有的狩猎小队,人员还比较紧缺,竟然还一口拒绝。
  森罗脸色越来越难看,心头憋着的火也越来越大,接连被人拒绝,这也就算了,好歹给个理由吧?难道你们就没当过新人?
  “兽娘养的,不带就不带,上海,不用求他们了,我们自己想办法。”森罗确实是气极了,怒骂出口。
  “如果我是你们的话,最好这段时间不要出外捕猎,不然到时候怎么死都不知道。”那名狩猎小队的成员瓮声瓮气的说道。
  “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?”上海眉头一皱。
  “你们还不明白?好吧,实话告诉你们,刚刚你们已经得罪了森王小队的木剑他们了,特别是猎刀,这个家伙睚眦必报,不会轻易放过你们的,我们要带上你们的话,定然会被他们找麻烦,这些家伙都是狠人,我们可不敢随便招惹。”
  终于弄明白了。
  原来就是因为与森王的猎刀等人发生了口角,以至于其他的狩猎小队不敢招收。
  “这群兽娘养的家伙,我去找他们算账。”森罗说完,就要冲出去。
  上海这次没有拦,而是任由他冲出去。
  这家伙找寻了一会儿后,估计是没见到人,又折转了回来,一副垂头丧气的模样。
  “兄弟!都怪我,连累了你。”森罗艰涩的说道。
  “没事!大不了我们再想其他办法。”上海安慰道。
  “你们两个新来的,我们岚姐让我过来问一问你们,要不要加入我们猎凰小队?”一道清朗的女子声音传来,语气明显带着不悦和挪揄。
  一身碧绿色的皮甲将少女玲珑的身段紧紧包住,细长而笔直的小腿露在外面,面容清秀,嘴角下方还长了一颗美人痣,长得还算不错,如果打十分的话,这名少女可以打七分半。
  最吸引人注目的是少女背后的大弓。
  弓身大约一米七左右,与她的身高相仿,弓体是由某种坚韧的猛兽骨骼削制而成的,韧性极佳,由于常年使用的缘故,弓体滑润透亮,弓弦选用的是上好的离火牛筋,这是一柄好弓。
  “你是?”上海抬起头问道。
  “别废话,到底加不加入?我可那么多耐心。”少女说到这里,独自嘀咕道:“也不知道岚姐怎么想的,竟然要带这两个新人,难道要放弃这一次争夺狩猎节第一的打算?”
  “加入!当然要加入。”森罗急急的说道。说话的时候,目光直直的盯着少女,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。
  这家伙今天吃错药了?
  这是上海的第一反应,原本他还在考虑,没想到森罗竟然一口答应了下来,当看到这家伙的表情,立马明白了,原来,这个家伙心动了。
  少女虽然算不上很漂亮,身材倒还过得去,至少能够看过眼,配上森罗倒是合适。
  “我们愿意加入。”
  上海也应了下来,反正其他狩猎队也不愿意要他们,现在有一个愿意要了,自然不能挑三拣四的。
  “跟我来!”
  少女察觉到森罗炙热的目光,恶狠狠的瞪了二人一眼,神情更加不悦了,连带着身为兄弟的上海,在她心目中的评价也下降了不少。
  瞪我做什么?
  上海满脸委屈,自己又没盯着她看。
  森罗似乎没有察觉到少女的不悦,屁颠屁颠的跟在后面,一副护花使者的模样。
  “有异性没人性啊。”
  上海暗骂了一声,恨不得踹这家伙两脚,见他已走远,无奈之下,只能跟了上去。
  在森罗再三追问下,才得知少女的名字为夏萝,是猎凰小队的主要成员之一,已经狩猎三年了,算得上是经验老到的狩猎者。女狩猎者,无论在哪个部族都是颇为少见的。
  到现在,上海也不过见到夏萝一个而已,从刚刚的话听到,猎凰小队好像还有一个名为岚姐的女狩猎者,一个小队有两名,倒是很罕见。
  更让上海吃惊的是,猎凰小队在玄木族内,不但不是默默无名的,反而名气极大,实力位列所有小队前三。
  猎凰小队一共有六人,队长名为碧月岚,也就是之前所说的岚姐,据说是六阶的灵士。
  六阶!
  五阶之前皆为贯通体内经脉,一旦突破到六阶,经脉将会凝出五大星穴,灵士会经历一次实力大跃进的蜕变,据说六阶之后,真元外放,威力极为可怕,百步之内,伤敌于无形。
  剩余的五名成员,包括夏萝在内,都是五阶的高手,这是一支强大的小队,丝毫不比之前遭遇到的森王小队差多少。
  三人来到狩猎部的一间树屋外。
  夏萝叩响了木门,有些不开心的说道:“岚姐,人带来了。”
  “进来吧。”
  听其声,闻其人。
  声音饱满圆润,给人感觉有些酥酥的,虽然不是很悦耳,但听在耳中,却是非常的舒服,就像是一位邻家大姐姐在耳边温柔的嘱咐一样,能够有这样声音的女人,应该不错吧,上海对这位未曾见面的岚姐,倒是颇为好奇她长什么样。
  昂!
  夏萝推开了门。
  光线逐渐变亮了起来,屋子里坐着两名男子,这二人分别在擦拭着刀刃上的血迹,旁边站着一位身形粗壮的大汉,剩余的一位身材较为瘦小,蹲在地上不知在找什么。
  一名身材高挑的女子侧对着房门,在梳理着手上的弓箭。
  这身材太完美了。
  上海禁不住赞叹了一声。
  修长笔直的双腿,由于长期修炼,大小腿异常紧绷,两者的比例更是恰到好处,目光顺延而上,翘挺之处呈现出动人的蜜桃型,令人勃然心动,最为引人注目的是一对将红色皮甲撑得快要裂开的饱满,再配上这名女子散发出来的成熟韵味,只能用两个字“极品”来形容。
  这是一个不下于沐凝雪的绝色。
  如果说沐凝雪是略显青涩的苹果的话,令人想咬又不能咬,那么眼前的女人就是熟透的水蜜桃,轻轻一捏,都能滴出水来。
  森罗张大了嘴巴,呆呆的看着女子,就差口水没留下来了,至于上海,也好不到哪去,呆滞了片刻。
  房屋内的四名男子见到二人的模样,嘴角不约而同的扯动了一下,明显带着些许不屑之色。
  “岚姐!这两个家伙看起来不怎么样啊?”
  “其他时候带带这些新人也就算了,可是今天是一年一度的狩猎节,我们为今天准备了足足三个月了,带上他们可能会拖累我们。”
  “要不这样吧,今天就算了,过几天我专程带他们出去好好见识一下如何捕猎。”
  四名男子依次开口了。
  “行了!”
  碧月岚眉头一皱,说话的声音立马消失了,就连刚刚声音最为洪亮的络腮胡大汉,都适时的闭上了嘴,足以看出她在猎凰小队中的声望很高,而且手段也很不错。
  毕竟,在古老部族中,一向是男尊女卑,纵使女子成为灵士,地位会有所升高,但无形中,还是以男人为主,特别是狩猎小队中,要驯服一群桀骜不驯的男狩猎者,可不比猎杀强大的猛兽轻松多少。

Share this Post

Leave a Comment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

*
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