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上海GF

Admin/ 15 9 月, 2021/ 上海干磨店一览表/ 0 comments

要知道,灵士之间,除去实力差距极大外,没有释放出真元波动的情况下,是难以察觉到对方真正的实力的,当然,一般相差个两阶以上,就能大概估算出实力低的一方。
  同为三阶实力的森罗竟然能够一眼看出,这倒是令人有些吃惊。
  这家伙的直觉不会比狗鼻子还灵吧?
  上海不打算继续在这个问题上纠结,于是问道:“你跑过来就是专程告诉我,你已经提升到三阶的消息吧?”
  “没错,对了,你没忘了吧,前天我说了,等我达到三阶后,我们就一起去狩猎长老那边登记,申请前往原始区捕猎。”
  森罗兴奋的搓了搓手。
  捕猎啊!
  在部族中,有资格捕猎的男人,才是真正的男人啊,而且,如果有机会捕获强大的猛兽的话,说不定会在部族内扬名,到时候可能还会获得那些漂亮女孩的青睐呢。
  但是,玄木族内捕猎的首要条件是,必须得达到三阶实力,才能允许外出捕猎。
  在玄木族生活了十几年,森罗还没去过原始区,对于任何一名生活在部族内的男子来说,原始区是既向往而又充满危险和刺激的地方。
  上海迟疑了一下,点头道:“行,我们出发吧。”
  ……
  狩猎部!
  位于玄木族的东面,由圣城的木族派来的狩猎长老直接管辖。
  由于是总族派来的人,哪怕是玄木族的族长和长老见到狩猎长老,也得礼让三分。
  狩猎长老一般不管理玄木族内的事务,主要负责分配狩猎成员、武器发放以及一些注意事项讲解,除此之外,还负责兑换族内的一些稀有之物,比如灵药、精良武器等物品。
  这些东西,对于部族成员来说,可是极具诱惑的,不说精良武器,光是灵药,都足以令人动心了。
  当然,要想获得这些东西,必须得缴纳足量的猎物。
  狩猎部位于一株万年大树上,树屋大约有十间左右,分别建立在繁茂的树丫之间,每一间树屋都有近百平方大小,各个树屋之间的通道由木板和棕榈条编织的绳子串联而成。
  这些树屋,有些是用于储存猎物的,有的是用于风干,而有的则是供给狩猎者休息。
  “好多人啊!今天的狩猎者怎么这么多?”森罗激动的脸通红,铜铃般大小的眼珠,好奇的打量着过往的人。
  “今天的人好像比以前多得多。”
  上海认同的点了点头,以前他们偶尔也会路过狩猎部,但是基本上见到的狩猎者不多,少的时候十几个,多的则是二三十个,很少像今天这样,至少七八十人。
  这还是看得到的,在树屋中,时不时有人影晃过,仔细一算,今天在狩猎部的至少有上百个,有些反常啊。
  过往的狩猎者,一个个体型彪悍,几乎所有人都穿着由各种坚韧的猛兽皮制作而成的皮甲,有的背着猎弓,有的则背着厚背精铁刀,还有的双手拎着两个巨大的铁球。
  唯一的共同点是,这些人身上都弥漫着浓郁的血腥味和凶悍的气息,普通人被他们盯上一眼,都会吓得牙齿打颤,双腿发软,这是常年在猎兽与杀戮中积累出来的杀意。
  就连一向胆大过人的森罗,此刻也有些畏缩,没有像以前那般张狂。
  之前遇到的玄央威等人,虽然也是狩猎者的一员,但是他们与眼前的狩猎者比起来,两者相差太远了。
  认识的狩猎者们彼此打着招呼,熟悉的甚至站在原地攀谈起来。
  “你们也来了?”
  “是啊!又到一年一度的狩猎节了,我们哪能不来,而且听狩猎部的那帮家伙说,这一次狩猎部准备了不少好东西,除去血狮战甲外,听说第一名还能获得玄器。”
  “玄器?那可是万古岁月中的宗派流传下来的好东西,听说有人就拿过玄器尝试,硬是将最硬的百炼铁给斩断了,至于那柄玄器的本身,却是没有受到丝毫损伤。”
  “要是我有一柄就好了,这样以后猎杀猛兽,再硬的毛皮和骨骼都挡不住玄器的刺入。”
  “别做梦了,玄器可不是那么容易得到的。”
  上海驻足倾听了片刻,终于明白了,原来是狩猎节到了,难怪会有这么多狩猎者。
  狩猎节,一向只面对狩猎者,一般族人就算知道,也没办法参加,所以平日里,上海等人也没怎么关注。
  “上海!我们运气真好,居然遇到狩猎节了,我要参加,血狮战甲啊,那可是七阶猛兽血狮的皮毛制作而成的,一套战甲至少要四头血狮的皮毛,穿上之后,除去玄器之外,普通刀剑难伤,还有玄器,我也想要……”森罗显得亢奋,蒲扇般的大手掌连连挥舞。
  啪!
  一名身材矮小的狩猎者的皮帽,被手舞足蹈的森罗不小心拍掉了下来。
  “抱歉,我没看到。”森罗赶紧道歉,俯身朝着地上皮帽拾去。
  “没看到?我看你是眼睛瞎了,给我拿开你的脏手。”
  阴冷的声音传来,矮小的狩猎者猛地一腿扫向森罗的手臂,他的出手速度极快,基本不给他人反应时间,腿如鞭子般,还附带了强劲的真元力量,隐隐带着剧烈的破空声,可见威力极大。
  哪怕是坚硬的花岗岩,都会被这一腿给踢碎,更别说森罗的手臂了。
  听到破空声的时候,森罗才反应过来,但是已经迟了,犹如鞭子般的腿已经扫了下来。
  激荡的真元力量,至少在五阶。
  矮小狩猎者阴沉脸上掠过一抹冷笑,他已经预见,这个硕壮的小子将会被这一腿踢断双臂。
  突然!
  一道影子掠过。
  矮小狩猎者脸色微微一变,好快的速度,等他看清后,才发现那是一只有些白皙,但并不是很大的手掌,顺势抓住了森罗的衣衫,朝后一扯,弯下的身子被拉了起来。
  一腿踢空。
  矮小狩猎者的真元释放不出去,反震回来,胸口一阵发闷,沉着的脸变得通红起来,吃了个暗亏,望向出手的少年,细小如豆子般的眼睛,透出无比的阴霾和恨意。
  劫后余生啊!
  森罗惊出了一身冷汗,幸亏上海适时拉了他一把,不然真会被眼前的家伙给踢断双手,只是不小心打掉了对方帽子,就差点被对方暗算,并踢断双手,这也未免太过了。
  “兽娘养的矮子!我杀了你!”森罗震怒。
  身材矮小的狩猎者似乎被触及了心事,脸色更加难看了,目光透出凶戾的杀意。
  上海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,暗中积蓄真元,只要对方动手,立马出手。
  “猎刀!还不快给我住手!”浑厚而略带磁性的声音传来,声腔中充斥着浓浓的威严。
  听到这声音,蓄势待发的矮小狩猎者脸颊抽搐了几下,极为不满,恶狠狠的瞪了森罗和上海一眼,最终还是收回了手。
  “森罗!”
  上海拉住了暴怒的森罗,目光投向声音传来的方向,只见五名高矮不一的狩猎者正快步走来。
  为首的是一名英俊的男子,身形挺拔高大,浓眉大眼,面容宽厚,脸上始终挂着若有若无的微笑,简直就是女性杀手,只是那一对眼睛不时闪烁的异样光泽,令上海生不起任何好感。
  其余四名狩猎者,穿着清一色的黑色皮甲,在阳光的照耀下,反射出道道弧光,极是不凡,识货的人已经辨认出,那是六阶钢熊胸部最坚硬的毛皮制作成的皮甲。
  众所周知,钢熊胸部坚硬的毛皮只有半米宽而已,要做成整套完整的皮甲,至少要猎杀五只钢熊,前来的四名狩猎者,每人都一套,那至少需要猎杀二十只罡熊。
  很强!
  不止是一个,而是来的五个人给上海的感觉,都非常的强大,特别是为首的那一个英俊的男子,虽然没有释放出真元气息,可无形中却散发出一股不小的压力。
  上海注意到,过往的狩猎者见到这五人走来,纷纷让开了一条道,每个人神情上或多或少都带着忌惮之色。
  不少狩猎者围拢上来,交头接耳,窃窃私语。
  “这不是森王小队吗?”
  “为首的那个是森王小队的队长木剑吧,果然和传闻中的一样,气势逼人,其他几位也够厉害的,身形的血煞气息很浓厚,至少要猎杀上千只同阶的猛兽才能形成这种可怕的血煞气息。”
  “你这不是废话吗?森王小队可是我们玄木族首屈一指的狩猎队,每年狩猎节的第一都是他们拿的。”
  “他们走过去做什么?”
  “好像那两个新来的小子,刚刚不小心弄掉了猎刀的帽子,那个大个子还骂猎刀是矮子。”
  “不是吧?这家伙不想活了?去年一个倒霉的家伙就是顶撞了猎刀两句,就被他斩掉了手脚,至今还躺在床上……”
  “惹上森王小队,这两个小子要倒霉了。”
  狩猎者们的交谈声,上海听在耳中,眉头禁不住皱起,看来这一次有些麻烦了。
  为首的木剑扫了一眼上海二人,拍了拍矮小狩猎者的肩膀,沉声道:“别给我闹事,我们还有重要的事要做。”
  “是!”猎刀纵使不满,还是应了下来。
  “两位!”木剑转过头,无形的压力仿佛找到了目标一样,压在了上海二人身上。
  木剑嘴角微微一扯,因为那个大个子的脸色已经变得煞白起来,就连额头都开始冒冷汗的,对于大个子的表现,他很满意,目光扫到另一个少年,当看到少年的时候,他的瞳孔微微一缩,眼神中透出诧异之色。
  没想到,这个身形看起来瘦弱,没有丝毫力气的少年,竟然不受他的气势所动,连眉头都不皱一下。
  木剑脸色一冷,道:“两位,只要你们向我的兄弟倒个歉,这件事就这么算了,怎么样?”
  “道歉……”
  森罗嘴角蠕动了一下,他正承受着巨大的压力,纵使脾气暴躁的他也清楚,对方的实力极为可怕,如果因为这件事连累到上海招惹到对方的话,那并不是什么好事。如果只有他一个人的话,大不了被人揍一顿,但他却不想上海跟着自己吃亏。
  “好!我道……”森罗咬了咬牙。
  见到对方服软,木剑脸色好看了一些。
  “如果我们不道歉呢?”上海朝前跨出一步,挡在前方,与木剑直直对视着,丝毫不惧对方的目光。

Share this Post

Leave a Comment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

*
*